おいよ

=濑沐。
头像来自@白垩纪庭院,赞美白总!
cp杂,什么都刷。很想试着产粮。
weibo:空松wife 欢迎大家找我玩♡

自己做的贺卡!!

【ES/偶像梦幻祭】【裕杏】单恋未遂

※ooc
※转校生=杏
※少女的心路历程
※cp只有裕杏
※新人写手上路,骂我也可以有意见请直接告诉我,我想努力进步
OK?↓



















今天的梦之咲也和平地运作着。

随着几次梦幻祭的举办成功,我作为制作人的才能也着实逐渐被大家认可,至少已经脱离完完全全的“门外汉”阶段,往更高的层次迈进了。而作为梦之咲唯一的制作人,我的工作量也随即越来越大。虽然不至于让我真的喘不过气,但多少也开始吃力了。虽然我并不讨厌,甚至还有些乐在其中。

不过享受工作并不能提高效率,我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手头的工作上。粗略做好了计划,正当我抱着一沓资料赶往学生会室的途中,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。

长话短说,和普通的少女漫画一样,我在小跑下楼的时候撞到了暗恋的人——小我一级的学弟,2wink双胞胎中的弟弟葵裕太,并顺利地一起摔倒了。而和普通的少女漫画不同的是,跌下楼梯的是他而不是我。理所当然地,受伤的也不是我。那时佐贺美老师并不在保健室,伤口的处理工作自然落在了我身上。

……而在这过程中,我被他告白了。

*

“然后呢然后呢?”金发少年眼底泛着异样的光,往好听了说是好奇,说白了差不多就是八卦。他催促着我接着往下说。“拒绝了?接受了?有这样的机会可不要轻易放过啊~”

坐在我身边的是隔壁班的同学兼好友,鸣上岚。恋爱相关的话题自然更适合女生之间,但在满是男生的偶像科,合适的人选怎么想都只有他一人。基于这个原因,一下课我就拉着他去了空无一人的花园露台,进行“紧急恋爱咨询”。

“结局可能让你失望了……”他挑眉,屈服于他略带不满的眼神,我马上补充。“我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,简而言之,就是‘请让我多考虑几天’那样而已。”

“真意外啊,听开头我还以为你会直接接受呢。”

“话是这么说没错……”我叹口气,不知从何开始说下去。“无论是答应他还是说清楚我的想法,我错过了时机啊。”

的确,按理说喜欢的人向自己告白并不是什么值得烦恼的事,不如说这是多数人的期待吧。说实话被告白的瞬间,我的少女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。如果心里真的有头小鹿,它大概会一口气撞碎我的心——毕竟对方正是我喜欢的人,我没法不动摇。我偷偷在心里把自己的反应合理化。

但终究理智占了上风,我不得不开始认真考虑,最多的是关于他的发展。偶像忌惮恋爱早已是不成文的共识,更何况是未成年的学院偶像。媒体和anti想要的就是花边新闻,万一恋情被公开,舆论会被导向何种地步,我没法想象。

我胡思乱想着,脸颊突如其来的痛感将我强行从神游中拉回现实。我摇摇头甩开他捏着我脸的手,抱怨着捂住自己吃痛的脸。

“对小杏心不在焉的惩罚~”见我吃瘪他似乎有些乐在其中,很快语气又恢复了严肃。“你在犹豫些什么我也能猜到一点,你自己想不通的话,我说再多也没用吧?”

我无言以对,只是从喉间哼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表示赞同。时间也差不多了,我对他表达了感谢后率先站起身,准备继续我的工作。

“小杏!”他叫住我,“不要让自己后悔,这是姐姐的忠告。”

我看着他认真的神情,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*

时间又过去了半个月,说来十分惭愧,我依然摇摆不定着。用鸣上同学的话说,我会这样也是因为我过于在意他,并不是恶意吊着人家不放。

……事到如今我还在如此安慰自己,我仿佛听到良心的悲鸣。真对不起啊裕太君。正这么想着,我和我在心中偷偷忏悔的那位对象偶遇了。

“早上好,杏学姐。”

“早上好,裕太君。”

然后我们同时陷入了沉默。虽然这种情况已经发生过好几次,我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尴尬。他似乎打算给我足够的时间考虑,除了练习的时候可以正常地说上话,私底下我们的来往少得可怜。而今天他看来是沉不住气了。

“杏学姐今天放学有空的话,陪我稍微绕点路再回家吧?”听着他可以说是哀求的语气,我实在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。

只是没想到,这一路比我想象的还要难挨。只要想到我和他互相暗恋这一点,我的内心就同时被名为欣喜和苦恼的感情填满,即使我从未想过这两种几近相反的感情可以并存。一路上我可以说是提心吊胆,生怕他再次提起那件事——再来一次我恐怕就不能保持冷静了,即使嘴上说着拒绝,反应也会被看穿的吧。

我偷瞄着他好看的脸,未曾想此时他也撇过头看向我,惊得我一震。刚想辩解,他递过来一个豆沙包,抢先开口。

“刚刚路过的时候买的,不太清楚学姐的喜好,杏学姐你又一~直在走神,我就擅自买了豆沙馅的。”他歪着头撇撇嘴,补充道“虽然我更喜欢辣味啦,不过女孩子一般不会排斥甜味的吧……?”

“……我收下了!”我低下头,极力掩饰自己略微发烫的脸。以为偷看被发现了之类的,幸亏我没说出来啊。“裕太君找我出来有什么事吗?”怎么看你都是你现在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嘛,我腹诽着。

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……可能是我的错觉,学姐最近是在躲着我吧?”

一语中的,裕太君真是不得了啊。我哑然,沉默着等他说下去。

“好久没有这样两个人待在一起,想和学姐出来逛逛,就是这种简单的理由啦。”他也的确没让我失望,见我没有反应,便接着说了下去。“至于学姐为什么躲着我,其实稍微想想就能大概知道了——?”

果然还是提到了。虽说要有准备,我还是只觉得胸口被各种感情溢满,像是堵住了我的嗓子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“没事的,杏学姐。”他的语气带着些许的落寞,更多的是坚定。“我可以等,无论多久都可以。直到学姐得出你的真实想法,那时候再好好地回答我吧。”

*

那之后过了几天,新的梦幻祭即将举办,我再一次一头扎进策划工作。不过这次,我的工作效率大大降低。连缝衣服都能刺到手,直接导致了鬼龙前辈不由分说地包揽了衣服的缝制工作。

这真是完完全全的制作人失格。明明是梦幻祭前夕,我应该打起精神才对。午餐时间,我独自坐在天台进行自我检讨。

颈后突然传来一阵凉意,我被吓了一跳,还没反应过来眼睛就被捂住。

“猜猜我是谁~”

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我微微使力拉开他的手。“不要闹了,日向君……”

“答对了☆”他笑嘻嘻地松手,给我一瓶碳酸饮料,在我旁边坐下。“学姐竟然在这种地方,真是……知不知道我找了杏学姐多久啊!”

“因为这里风景很好嘛。”我随口撒了个谎,拉开易拉罐的拉环,泄愤似的用力灌了一口。考虑片刻,还是先开口问道。

“找我是为了裕太君的事吧?”

“……被发现了,不愧是学姐!”

多ky的人都多少能察觉到啦。

“裕太他最近没多少精神呢,总觉得学姐最近状态也不是很好,我就在想‘是不是他们发生了什么呢~’这样。看来是被我猜中了?”

“差不多是那样吧……”

“那么我就直说了,虽然只是我的直觉,裕太他向学姐告白了吧?”我肩膀一震,想必他也察觉到了我的过激反应吧。

太可怕了这对双胞胎,直觉一个比一个厉害啊。我叹口气,点点头当作承认。“说实在的我也在困扰……”我缴械投降,因为不知该如何解释,我干脆把我心中所想全部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。

“学姐的想法我不是不能理解啦。但是学姐知道裕太是怎么考虑的吗?”完全没考虑过的问题突然摆在我面前,我愣了愣不知如何回答。“我也是这么和他说的,但是裕太什么也不告诉我,也什么都不承认。所以我就偷偷来找杏学姐啦。”

“我太过犹豫不决了……”

“亏学姐还知道啊!”他不满地撇撇嘴,“你们两个都是笨蛋吗,止步不前是永远没法得到结果的。无论是拒绝接受还是别的什么,杏学姐还是尽快给他一个结果吧?”

像是心结被打开,我一下子想通了很多事情。他似乎也看穿了我的想法,开口道。

“裕太刚刚还在轻音部室,应该不会太快离开。现在去找他的话应该还来得及哦。”

“……好!”我头也不回地跑下楼。虽然拖了很久,但现在承认自己的感情还不算晚吧?

……我想见到裕太君,想让他知道我的真实想法。

*

然而现实总是不遂人愿,我全速跑到了轻音部,却没有看到半个人影。难得的努力化为徒劳,为什么我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错过机会呢?我气喘吁吁地蹲在地上,埋怨自己的寡断。泪水在眼眶不停地打着转,我强忍着不让它们失去控制。

不知是谁的脚步声突然响起,并离我越来越近。我胡乱地用衣袖抹去自眼角溢出的泪水,站起身看向声音的来源。如上天听到了我的心愿一般,想见的人在我眼前出现。

“杏学姐在这里是要……”

我鼓起勇气直视他的双眼,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。“裕太君,我是来找你的。”不顾他诧异的神情,我冲他鞠了一躬,自顾自地说道。“关于前段时间的那件事,我大概已经得出答案了。”

他似乎不打算插嘴,我只好接着往下说。

“拖了这么久,真的很抱歉。裕太君是个很好的人,作为偶像的才能十分出色,对我来说也是重要的学弟。……我也是,喜欢裕太君,一直以来都是。”

从未想过我会如此语无伦次,我低下头不敢看他的反应。他没有回应,此时的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莫大的煎熬。当时告白的他也是这样的心情吗……我正想着说点什么打破这磨人的静寂,就被拉入一个不算厚实,但十分温暖的怀抱。

“……吓死我了,我以为我绝对是要被拒绝了!!”他撒娇似的紧紧抱住我,把脸埋在我的颈窝。声音越来越小,到了最后几乎可以说是嗫嚅着。“明明我也有很多话想和学姐说,竟然被抢先了,好不甘心……”

“抢先?”

“我刚刚去找杏学姐了,但是无论在哪都找不到你,想着就这样放弃算了,竟然会在这里见到你。”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,他的声音染上了哭腔,我手足无措,下意识地轻拍他的背,试图给他一点安慰。这动作意外地起了作用,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放开了禁锢着我的手臂。

我抿着唇,小声道出了我最后的顾虑。“和我在一起,可能会影响裕太君的前途。就算那样也没关系吗?”

他沉默良久,半晌才回答我的话。“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吧,难道说……杏学姐之前都在纠结这个?”

简直是一语道破,葵家是怎么养出两个会读心的孩子的啊。我察觉到他语气中流露出的不悦,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。

他握住我的手,俯下身和我四目相对。“办法一定会有的,一个人解决不了的问题,两个人一起就能找到答案了吧?”

“如果没有其他的问题,我就再强调一遍了?”他凑近我,在我耳旁低语。

“我会变得强大,强大到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在一起。”他再次拥我入怀,与我额头相抵。“在那之前,杏学姐,请和我交往吧。”

*

至此,我的单相思正式落下帷幕。












大概是花絮,没机会体现的小脑洞

“杏学姐人看着单薄,力气意外地很大啊。”

“是呢,被喜欢的女生公主抱去保健室,感想如何?”

“……别说了大哥。”